16日,《上海市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实施办法》出台,上海开始试点启动挥发性有机物(VOCs)排污收费。据上海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称,VOCs是形成霾和PM2.5的前提物。上海VOCs排污收费试点行业共包括石油化工、船舶制造、汽车制造、包装印刷、家具制造、电子等12个大类行业中的71个中小类行业,基本覆盖了该市工业VOCs重点排放行业。

在上海制造雾霾要收费了!

西安晚报发表署名长雒的评论文章表示,雾霾天来袭,对民众生活产生的影响可谓是方方面面的,雾霾治理工作做得怎么样自然格外受到关注。甚至,空气质量状况也成为了城市形象的重要体现,在城市空气污染指数排行榜上,那些排名靠前的城市,压力山大,不仅脸上无光,还要受到民意的鞭策及来自上级的压力。在此背景下,加大雾霾的治理力度,当是各地政府的识时务之举,因此,上海将开征雾霾费,不是不能理解。
然而,和治理其他类型的污染一样,治理雾霾也必须做到对症下药。如果只是拿出收费武器,恐怕效果会难以令人满意,也难免有以罚代管的嫌疑。尽管雾霾的成因复杂,不同地方的主要污染源也存在一定差异,但是在治理上却是有其共性的。显而易见的是,尽管这几年加大了对非法排污工厂的整治力度,但离全面的严格治理尚有距离,比如,前不久华北地区雾霾严重,记者去工厂采访却发现很多工厂的废气处理装置完全闲置,任由浓烟直接排出。而据了解,那些废气处理装置只有等到监管部门来检查时,才会运作起来做做样子。这样的非法排放废气场景,在其他地方绝不鲜见。而在汽车尾气问题上,屡屡爆出的汽车尾气检测作假事件,也让人担忧尾气排放的监管落实情况。
目前,治理雾霾关键是将监管职责真正落实到位。对于非法排放问题,相关法律有相应的处罚和处理标准,如果环保法规的各项条款,能够在执法和监管过程中得到不折不扣的落实,那么治理雾霾才能走向法治正轨,其治理目标才更加可期。
文章称,上海市征收雾霾费,实际上是试图在现有的治理手段之外,另辟一条类似于价格杠杆的蹊径。但问题是,法律所规定的监管责任,监管部门是否完全落实,对于环保违法行为,是否做到了有违必究。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那么就失去了收劝雾霾费的正当理由。道理很明了,已有法律规定的各项责任,都未能落实,又岂能确保几个部门出台的收费规定就能实现治理效果?
收劝雾霾费显然没有足够的必要性和合理性。其实,不只是在治理雾霾问题上,在其他诸多公共事务管理中,政府部门首先应该做的,都是将法律规定的各项职责落到实处,对监管不力问题及时进行追责,对违法问题绝不姑息。
文章指出,治理雾霾,需要监管模式发生转变,也关联着污染企业的整改升级,更面临着许多利益阻挠。在此种背景下,严格落实依法治污,才能实现系统和长远的治理。就目前而言,开征雾霾费并没有解决主要问题,远谈不上是对症下药。
关键词:雾霾费

12月16日,上海市发展改革委、上海市财政局、上海市环保局制定了《上海市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实施办法》,上海开始试点启动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。排污收费分为三个阶段,每个阶段实施不同的收费标准。

上海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挥发性有机物是形成霾和PM2.5的前提物,其排放到大气中,经过光化反应,造成二次污染,目前,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在空气污染形成中所占的比例最大。

办法所称挥发性有机物,是指特定条件下具有挥发性的有机化合物的统称。主要包括非甲烷总烃、含氧有机化合物、卤代烃、含氮有机化合物、含硫有机化合物等。

上海VOCs排污收费试点行业共包括石油化工、船舶制造、汽车制造、包装印刷、家具制造、电子等12个大类行业中的71个中小类行业,基本覆盖了上海市工业VOCs重点排放行业。

根据各行业污染排放占比和配套标准规范制定进程,在时间安排上分三个阶段:

第一阶段在国家试点行业的基础上,增加涂料油墨生产、汽车制造、船舶制造等作为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,共涉及5个大类、13个中小类行业;

第二阶段增加工业涂装、工业涂布等行业,共涉及7大类、53个中小类行业;

第三阶段增加家具制造、医药制造、电子、橡胶塑料和木材加工等行业,共涉及12大类、71个中小类行业,基本覆盖上海市挥发性有机物重点排放行业。

据上海市环保局介绍,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标准分三步逐步提高到治理成本水平。自2015年10月1日起收费标准为10元/千克,自2016年7月1日起收费标准为15元/千克,自2017年1月1日起收费标准为20元/千克。

同时,为加快污染治理进度,鼓励高水平治理,根据排污者污染治理情况和排放水平,实施差别化的排污收费政策。对按上海工业VOCs治理方案要求完成废气治理的,排放浓度低于或等于排放限值的50%,且当年未受到环保部门处罚的,按收费标准的50%计收排污费;对于未按方案要求完成废气治理的,或废气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,或挥发性有机物超标排放等环境污染行为的,按收费标准的2倍计收排污费。

为淘汰落后产能、推进产业结构调整,对列入国家和上海市限制类、淘汰类名录的相关企业实施差别化收费,与上海市差别电价等政策形成合力。其中,对淘汰类相关企业按收费标准的2倍计收排污费,对限制类相关企业按收费标准的1.5倍计收排污费。

上海市环保局表示,通过本次挥发性有机物排污收费试点工作,可加快推动有关企业按照上海市VOCs减排计划和排放标准实施治理改造,预计到2017年底可使上海市工业VOCs排放总量减少50%以上,有利于进一步改善上海市空气环境质量。

排污费使用严格实行收支两条线,征收的排污费全部按要求上缴国库,纳入财政一般公共预算管理,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重点用于上海市环境污染防治相关工作。

相关阅读 山西新华印业:实实在在把事做好这53家纸箱包装厂必配VOCs设施
否则关环保督查,10个地区将面临首轮大考核印企环保投资回报?首期环保税征收结果凹印薄膜水墨的筛选与应用选择VOCs治理装置要对症下药